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查看: 536|回复: 0

《刀光侠影》 第2回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7-11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2刀光侠影.jpg
封面设计
朱明照      湖北蕲春人
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测绘专业
谨以此书提醒人们昏庸无能误国励精图治兴邦
朱升
2017、6、18、
刀光侠影
      
        《大宋英雄传》第一部
                  
                  
               
朱升
《刀光侠影》
第2回
第二回
陆元钧进京奉圣旨    陆夫人垂爱养孤儿
一天,从京城传来圣旨,命陆大人立刻进京面圣,听候任用。陆大人与老同学阮大人相处多年,他爱淮南,爱淮南的百姓,但君命难违,当天便与接任转运使的徐正海开始办移交,准备动身了。
陆大人原来只打算带走韩朝晖和李福贵夫妇,但谢剑锋兄妹和胡子詹、陆永臣也坚决要和陆大人一同进京。
阮知府知道这几位青年人是立志报效国家,他们要随陆大人进京,也是为了寻找进身的机会,他们是要投笔从戎了。
阮大人对陆大人道:“你把他们带走吧,国家需要他们,到了京城,为他们多留点心,最好把他们介绍给李纲大人,让他们有用武之地。”
陆大人便点头应允了。
几天以后,阮大人置酒与老同学饯行,送陆大人动身进京了。
陆大人举家进京,家里的小孩、仆妇、家人都一同前往。陆大人决定乘船进京,他叫管家陆成贤准备了三只官船。
阮知府和新任转运使徐大人亲自为陆大人送行,一直把陆大人一家送到了码头。他们一到码头便被前来送行的老百姓围住了。
一大群老百姓带着酒和食物,在码头边设宴等候,他们要为陆大人饯行。
几位年逾古稀的老者来到陆大人面前,请陆大人和送行的阮大人、徐大人在桌边坐下。
一位老者一手执壶,一手执杯,往杯中倒满了酒,十分恭敬地说:“阮大人爱民如子,淮南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这中间有陆大人的功劳。今天大人进京面圣,要离开淮南了,请满饮这用淮南水酿造的家乡酒,以表示淮南人民惜别的心情。”
陆大人站了起来,双手接过酒杯,十分激动地说:“陆宰何能,这些年协助阮大人做的事太少了,对不起淮南人民。蒙大家错爱,我饮下这杯酒,谢谢。”陆大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执壶的老者再将陆大人的酒杯斟满酒,并给阮大人、徐大人和另几位老者也满斟一杯,他端起酒杯对几位大人说:“现在辽国是亡了,可女真人势力更大了。我们大家满饮此杯,以表我军民团结,保家卫国的决心。”
陆大人、阮大人、徐大人和这几位老者都一饮而尽。
送行的民众越来越多,阮知府捋须微笑:“老同学,功德碑,万民伞,难保其中有水份,这送行民众的热情可是出自内心呀!难得,难得。”
徐大人十分感动,他对陆大人说:“这是大人政绩最好的体现,下官将继续大人的作法,跟阮大人一道为淮南民众作实事。”
陆大人拱手说:“大人过奖了。”
阮知府对送行民众说:“乡亲们,请让开一条道,我们送陆大人上船。”
人们立即让开了一条路,大家簇拥着陆大人及其家人一行,缓缓上船。
人群中有人高呼:“愿陆大人一路平安!”于是大家都喊了起来:“愿陆大人一路平安……”这声音回荡在淮南城的上空,穿越淮河两岸,飘向更远的地方。
陆大人一家乘坐的三只官船,就在这祝愿声中,驶离码头,解缆开船了。
官船缓缓地向下游移动,陆大人一家都站在船上与送别人群挥手告别。
淮河水波光粼粼,官船带着淮南人民的祝愿,向下游驶去,直到从视线中消失,人们才和阮大人、徐大人一道逐渐散去。
官船顺水行舟,速度逐渐加快,两岸景物迅速向后移去。
韩朝晖、谢剑锋、胡子詹和陆永臣住在前舱,陆大人夫妇及部分家人住在后舱,这是三只官船中最大的一只。
此时,陆大人在前舱正与韩朝晖等几个青年人在闲谈。
陆大人忧心忡忡地说:“辽亡了,金人却兴盛起来。有许多迹象表明,女真人迟早会进攻我大宋的,最可怕的是皇上和一些大臣都还沉浸在灭辽的喜悦中,压根儿就没有抗金的思想准备。”
陆永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切地问道:“大人,朝廷不是还有李纲、宗泽等这些重臣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韩朝晖见陆大人迟迟不答,便对陆永臣说:“李纲、宗泽这些有远见的大臣正受到排挤,圣上不用他们,你有什么办法。”
胡子詹呼地一下子站起来:“那我们想去投奔李纲大人,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谢剑锋斩钉截铁地说,“我听说,李纲大人正组织一些爱国志士,决定在国家有难时为国效劳。我们投奔李大人是不会错的。”
陆大人点头道:“听说李大人、宗大人都在暗中积蓄力量,以应付不测,诸君投奔李大人,我是十分赞成的。”
陆永臣大笑道:“我的剑有用武之地了,我希望有一天在战场上用敌人的血来祭我的宝剑。”
陆大人夫妇和谢红英、郑仙枝、金花、银花,以及伺候陆大人夫妇的丫环玉儿、使女李桂姣住在后舱。陆大人把李俊生留在身边,让他也住在后舱。
夫人在玉儿的扶持下,走出后舱,站在舱边眺望淮河两岸的景色,初冬时节水冷草枯,淮河岸边一片枯黄,一群大雁向南飞,它们一会儿飞成“一”字,一会儿飞成“人”字,长空里传来一声声雁叫,给夫人的离情别绪,更增添了一份忧伤。
夫人为陆大人已生了两个儿子,陆淞、陆浚,一个女儿陆玉娟,三个孩子此时正在李桂姣的照料下,正在后舱中玩耍。
金花和银花爬出后舱,请唐夫人进舱内休息,金花和玉儿扶着夫人进舱。
金花盯着夫人的肚子笑着说:“夫人肚子里一定是一位少爷,您应该在舱内休息,站长了,少爷会用脚踢你呢!”
夫人用手摸了摸又大又圆的腹部,大笑起来:“傻丫头,你怎么知道是一位少爷?”
金花笑眯了眼睛:“你肚子尖尖的,圆圆的,我妈曾说过,临盆前的孕妇,肚子又尖又圆,就可能是个儿子。”
银花听到金花提到妈妈,眼泪就涌了出来,她是想妈妈了。
五年前,杨金花姊妹俩随父母一道躲避辽兵入侵,同一大群逃难的人奔走近一个月,才来到黄河岸边。他们好不容易渡过了黄河,一直向南逃去,就在走向淮南的路上,可怕的瘟疫先后夺去了被饥饿折磨得十分虚弱的父母。此时,金花十岁,银花八岁,姐妹俩在难民中好心人的帮助下掩埋了父母,随难民们来到了淮南。
在淮南的岁月中,姐妹俩与一群流浪儿生活在一起,这些流浪儿大都是逃难来到淮南的孤儿,他们的头头是十一岁的李俊生,李俊生个子高高的,眉清目秀,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少年。他带领这群孩子在街上行乞,挣扎在死亡线上。
李俊生对新近加入他们队伍的金花姐妹特别照顾,亲自带他们俩一阵沿街行乞,总是先让她们吃饱后,再讨点东西自己吃,运气不好时,李俊生宁可自己挨饿,也要让她们姐妹吃饱。
一天上午,他们三人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刚好陆大人夫妇打从这儿经过,唐夫人说:“老爷,你看,这几个孩子蓬首垢面,流浪街头,十分可怜。”
陆大人命手下把三个孩子叫到跟前,询问他们的情况。
李俊生瞪着惊恐的眼睛说:“我们都是孤儿,来这里已经半年多了……”说着,说着,李俊生一下子昏倒在地,金花姐妹俩吓得哭了起来。
金花哭诉着说,“俊生哥两餐没吃东西了,他是饿的呀……”
陆大人命手下立即买来一大碗面条,让金花喂给俊生吃。
俊生慢悠悠地醒过来了,他睁开眼睛,便拿过金花手中的大半碗丐条对银花说:“银花,你也吃点吧!”
“你吃吧,俊生哥。”银花摇摇手道,“我不饿,你吃,你吃……”
陆大人夫妇眼泪都流出来了,陆大人对夫人说:“他们怪可怜的,我们收养他们吧!”
夫人连连点头,破涕为笑:“妾身也有此意,我们就带他们走。”
李俊生连忙给陆大人夫妇叩头:“谢大人收留我们,只是,只是……只是我还有十来个小伙伴,没有我,他们会饿死的。”
陆大人略一沉吟:“你们还是跟我去,你的那些小伙伴,我再想办法,决不会再让他挨冻受饿。”
李俊生和金花姐妹来到陆大人的官邸,他们彻底地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一同去拜谢陆大人夫妇收养之恩。
陆大人心里十分高兴,见三个孩子洗刷一新,完全换了个模样。李俊生温文尔雅,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流浪儿,倒像个官家的少爷。金花姐妹俩十分相像,都是瓜子脸,柳眉凤目,面容姣好,越看越像是两位小姐。
三个孩子向陆大人夫妇行了跪拜大礼后,李俊生含着泪珠说:“我家原来是个书香门弟,父亲是位秀才,是一位教书先生,辽兵入侵,使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父母,蒙大人收留,我已与金花姐妹俩商量好,愿改姓陆,自愿在大人府上为奴,一辈子伺候大人夫妇。”
陆大人连连摇头:“不,不 ,我是收养你们,要把你们养大成人,不是给我为仆、为奴。明天,我就送你们上学读书,你们要用功学习,长大了要报效国家,为父母报仇。”
李俊生和金花姐妹俩含着热泪,又一次跪了下来,陆大人夫妇连忙把他们一一拉了起来。
陆大人含着泪光:“孩子们,起来,起来。明天就上学去,我已给你们准备好了书包和学习用品,好好读书。你们权当我和夫人是你们的伯父、伯母,就称我们为伯父、伯母吧!”
三个孩子同声说:“伯父、伯母待我们这样好,我们一定好好读书,长大了报效国家。”
李俊生再一次请求陆大人想办法,救救已陷入困境的十来个孤儿。陆大人称赞李俊生关怀难友,是个好孩子。
陆大人亲自去找阮太守,让他出面动员一些爱孩子,或没有孩子的家庭领养了这些孩子,使淮南城没有一个流浪的孤儿。
李俊生和金花姐妹在陆府读了五年书,三个孩子聪颖异常,学习成绩十分优秀,特别是李俊生,在家时已读了几年书,经过五年深造,文章、诗词已写得相当不错了,陆大人多次称赞他。
金花姐妹,曾在父母的指导下,学了几年武术,刀、枪、剑、戟已有相当的功底。学习课余之时,他们三人在陆大人指点下学习武术,三个孩子立志报国杀敌,勤学苦练,武功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们都已初步学会了陆家拳、陆家剑和陆家枪。
李俊生虽然没有武术基础,但他接受能力特强,进步很快,无论是寒冬炎夏,他练功从未中断。五年后,其武功反倒在金花姐妹之上,金花和银花都甚不服气,说要找机会和他比试、比试。
韩朝晖来陆府后,三个孩子又向他学习骑马射箭,现在他们都可以在飞驰的马背上,张弓射箭,已经可以上阵杀敌了。
就在奉旨进京的前一天,陆大人夫妇和韩朝晖、胡子詹、陆永臣、谢剑锋、谢红英、李福贵、郑仙枝一道,在演武厅考核了三个孩子的武功。
陆大人让李俊生与金花姐妹以一对二,先比拳术,只见金花姐妹俩轻装上阵,双拳齐出,娇叱声声;李俊生挥拳应敌,衣袂飘飘,轻松自如。激战多时,俊生只守不攻。金花姐妹急于求胜,拳势骤急,突然银花一拳走空,露出了破绽……
谢红英小声对郑仙枝说:“糟了!”
果不出谢红英所料,李俊生反应奇快,右拳变掌,迅即向银花拍去。轻轻地拍在银花的肩上,银花一个趄趔,几乎跌倒。好个俊生乘胜出击,猛扫一腿,击中了金花的下盘,眼看金花立足不稳,要跌倒在地了,李俊生一个纵步,飞也似的赶将过去,在金花倒地之前,扶住了她,弄得金花满脸通红。
谢剑锋对韩朝晖说:“俊生这小子,反应灵活,武功基础扎实,将来前途无可限量。”
韩朝晖笑着连连点头。
第二场比剑术,金花姐妹为挽回第一场失利的局面,两支剑配合得恰到好处,只见剑光纷飞,完全罩住了李俊生。
陆永臣眉飞色舞:“金花、银花,听我的,你们同时攻击俊生的同一部位,保证能打败他。”
金花姐妹得到陆永臣的指点,剑光起处,两支剑便同时向俊生的要害处攻来,一招接一招,让俊生十分被动。李俊生开始反击了,他挥剑反击,只听金属碰击之声不断,金花姐妹两支剑织起的剑网,渐被撕开,李俊生一下子穿出网外。李俊生一招占了上风,便乘胜舞剑进攻了。只见李俊生挑、劈、点、刺,一招接着一招,连绵不绝,金花姐妹娇喘吁吁,完全处于守势,已没有进攻的能力了。
郑仙枝想帮助金花姐妹摆脱困境,几次点拨金花姐妹,让她们转危为安。但俊生乘胜进击,越战越勇,金花姐妹已险象环生了,不一会儿,只听到李俊生大喝一声:“当!当!”两声,金花、银花的两支剑都脱手飞出,又以失败告终了。
李俊生抱剑笑道:“承让,承让!”
金花姐妹垂着头,像泄了气的两只皮球。
谢红英对胡子詹小声说:“这三个孩子都是好孩子,我们今后好好培养他们,把你我的暗器工夫都传给他们。”
郑仙枝气不打一处来,她拉着李福贵,大声道:“这李俊生得胜不饶人,手下毫不留情,我们要尽力帮金花他们练功,一定要打败这小子!”
李俊生笑着对金花说:“对不起了,别不高兴。”
李俊生一点面子都不给,金花姐妹能原谅他吗?
                                            朱升2019、7、11、

175作者.jpg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