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查看: 537|回复: 0

《辛巳泣蕲》第137回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6-12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155辛巳泣蕲.jp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5.jpg朱升
辛巳泣蕲
《喋血罗州城》四部曲第四部
图155
                  
封面设计
郑刚  湖北蕲春人
谨以此书纪念罗州城保卫战中牺牲的官员、士卒和百姓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7.jpg朱升图175
                                          2017、6、18、
《辛巳泣蕲》第137回
第一百三十七回
援北门勇士诛千户 苦巷战将军中投枪
天亮了,东方升起了一轮红日,金色朝阳照在罗州城城头上,数不清的云梯靠在城墙上,如蚁的金兵源源不断、畅通无阻地爬云梯、登城头,城楼上已没有宋军,没有一面宋军的旗帜,金兵的旗帜迎着朝阳飘扬在城头上。
阵阵晨风刮来罗州城内升起的浓烟,大半个罗州城火光冲天,滚滚浓烟随着大火升向天空,飘向全城,越过城外。把百姓的哭嚎、伤者的呻吟传到城外。
北门外,仆散安贞带着他的大军,猛烈攻城,冲车不停地撞击城门。
守北门的武翼郎驻泊都监张广与蕲州民兵统领高应堂、高应坤带着厢、禁军和民兵死守北门,抗击着敌人的猛烈进攻。
耶奇不儿的部下从新寨杀向北门,一出新寨,便被正在进行巷战的陈兴、曹全、李斌、何文杰、蔡春姣等人挡住了去路。
耶奇不儿拥众掩杀过来,陈兴他们便一下子冲散了,李斌的敢死队已大部分战死了,他身边只剩下五六个人了,杀出重围,他们在一个巷子里略事休息。
王九彪混身是血,他十分激动地对李斌说:“李将军,九彪是个死囚犯,小人的过去是祸害百姓的江洋大盗,是知州大人,是将军让小人有一个重新作人的机会,小人将为罗州城战死疆场,只想以此洗刷自己过去的罪行……”
王九彪的话还没说完,耶奇不儿部下的一名千户带着部下冲了过来。
“杀呀!”如狼似虎的金兵,挥舞带血的弯刀杀了过来,王九彪挺着单刀,迎了上去。
王九彪曾是江湖上的知名人物,一流的武功,壮实的体魄,成了江湖上的一位魔君。只见他像一头疯虎,一把刀所向披靡,李斌和其部下挥刀掩杀,让敌人一触即溃。
金千户身长八尺,红面黄发,一把大砍刀挡住了王九彪的锋芒。
王九彪大吼一声,单刀杀向敌人的千户,金千户一抡大砍刀,仗着长兵器的优势,反守为攻。
王九彪轻功了得,单刀一挑,拨开大砍刀,欺身而进,冲到敌千户的身边,与他进行近身肉搏,王九彪这一招让敌千户手足无措,近身肉搏,长柄的大砍刀成了废物,他被迫丢了大砍刀,拿出了佩剑。
王九彪大喜,敌人弃长取短,正是他的目的,单刀起处,他使出了连环夺命刀的杀着,只见王九彪的单刀幻化出一片刀阵,让敌千户胆颤心惊,只得拼命地舞起佩剑,以求自保。
此时,敌千户部下的几名金将见千户危急,都挥刀冲过来,想救他们的千户,但他们被李斌、曹全两把大刀挡住了。
只听得咔嚓一声,王九彪的单刀从敌千户的颈项闪过,那名千户的头颅随着一阵血雨砰然坠地,他的尸身还踉跄了两步,才倒了下去。
王九彪一转身挥刀杀了多名金兵,向李斌他们靠近。
围攻李斌的金兵围了一层又一层,敢死队员已全部伤亡,只剩下李斌一人了。
耶奇不儿见一员宋将红面微须,一把大砍刀使得像风车儿一般,许多金兵金将都倒在他的刀下,耶奇不儿立即调一队善使投枪的士兵。
金兵所使的投枪,长约三尺,枪尖有如箭镞,十分锋利,耶奇不儿训练了一个五十余人的投枪队,他们的武器就是用投枪抛击敌人。这在冷兵器时代,是一种远程武器。
王九彪杀开了一条血路,冲进了重围:“李将军,小人来了。”
李斌从昨晚起持续杀敌,已十分疲惫了,他只简短答道:“好,背肩而战。”
王九彪冲上去与李斌背靠着背,对抗着敌人的轮番进攻,王九彪的单刀,李斌的大砍刀顿时威力大增,所到之处,便洒起一阵血雨,敌人纷纷后退。
突然,金兵让开了一条甬道,李斌冲向哪儿,但那儿却冲进来一队金兵。
李斌、王九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在奋力冲杀。突然,冲在最前的几名金兵,抛出了手中的投枪,李斌、王九彪猝不及防,被投枪击中,都倒了下去。
耶奇不儿大喜,指挥他的部下继续杀向北门。
太阳升起老高了,北门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董戡和沈祚奉赵制干的调令增援北门,林佩瑶知道这是最后一战,她告别父亲,和丈夫沈祚一道前去增援北门。
董戡他们赶到北门时,耶奇不儿的部下已涌到北门了。北门的十字大街到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连太阳都遮住了。
金兵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挺着带血的弯刀,见房子放火,见男人小孩就杀,见女人就奸、就掳,北门一带杀声震天,哭声动地。
张广与女儿张银凤全身披挂,死守在北门的旁边,金兵想夺取北门,耶奇不儿的部下都在冲向这儿。张广像一尊神,剑眉倒竖,鹰眼圆睁,两柄单刀分操两手,在他的面前,已躺下了数不清的金兵。
张广手下的守门士兵全部战死了,他身边只有女扮男装的女儿张银凤。银凤今年已十八岁了,她是一位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大姑娘,七岁在家读书,母亲徐佩琼是她的老师。
七岁的银凤读书还算用功,但她所有的课余时间,不看书,也不作女红,而是在舞刀弄枪,且缠着父亲教她武功。
张广见女儿志在学武,觉得这也不是坏事,现在宋金之战连年不断,战争年代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学点武功,起码可以自卫。
张广不顾妻子反对,开始教女儿学武了,张广首先教女儿一套岳家拳,银凤很快就学会了,且不断在练习。
张广大喜,便开始教女儿剑术,一套岳家连环夺命剑,不到一个月银凤又学会了,紧接着岳家枪、岳家刀都成了银凤武功的组成部分。
张广奉命守北门时,张银凤便女扮男装,随父守卫北门,如今貌美如花的张银凤小姐已成为杀人如麻的少年将军了。
耶奇不儿已带着亲兵接近北门了,他大呼:“冲呀,拿下北门,迎大军入城!”
                      114古战场.jpg 图114
正在这时,董戡、沈祚、林佩瑶带着一队士兵冲了过来,立即与金兵混战起来。
董戡的一家从蕲水随他一道迁来罗州城后,李知州安排他一家居在新寨。董戡一家八口住在一栋大连三的青砖瓦屋里,房前有一块空地,房后还有一个小花园,园中有一口深井,井水甘冽,一家人的生活,都是用这井水。
董戡的妻子陈金桂生有一双儿女,儿子董全昭,女儿玉珊都只有十来岁,厨娘蔡三姑和她的丈夫李成文是罗州城的人,他们的女儿李淑英成了董家的丫环,李成文作了管家,李成文还雇了一仆妇刘四嫂,操持家务,来罗州城后,董戡一家迅速安定下来。
金兵杀进新寨后,毁了董戡一家,管家李成文一人逃了出来,到北隅军营找到了董戡,告诉他一家遇害的凶信。
金兵杀到新寨,见房子就烧,董戡的家燃起了熊熊大火。
陈金桂与丈夫有约,城破之时,她将先走一步,在九泉之下夫妻们再叙鸳盟。董家火起时,陈金桂将一双儿女交给管家李成文,要他带着孩子逃出去。陈金桂含着热泪,奔入后花园,一翻身跳入那口井中。
金兵涌了进来,李成文带着两个孩子躲在后花园的假山中,眼睁睁地看着金兵奸杀自己的妻子、女儿和刘四嫂。这帮禽兽轮奸这三个可怜的女人后,还一个个杀死她们。
金兵一窝蜂抢劫财物后,杀到另一家去了,李成文提着单刀,带着少爷、小姐向北隅的军营逃去。
李成文避开敌人,抄近路穿街过巷,在敌人还没到的地方通过。由于李成文路很熟,夜幕中依靠星星月亮,也能找到北隅军营。
快到目的地了,不幸遇到敌人的一队尖兵,二三十名敌兵凶狠地杀将过来。
李成文学过武功,到董家后,董戡又常加指点,让他的武功大进。现在遇到大批敌人,李成文还带着两个孩子,他能逃过这一劫吗?
李成文老远就看到敌人了,他将两个孩子留在一间空屋里,嘱咐他们别出声、别乱动,他一会儿来接他们。
李成文知道,与敌人硬拼是死路一条,他要带着少爷、小姐去见董将军。他从这间房子跑到那间房子,终于避过了这股敌人。
敌人走后,李成文找到两个孩子的藏身处,两个孩子却不见踪影,李成文哭着四处寻找,在这栋房子的厨房找到了孩子们的尸体,少爷、小姐都挨了敌人一刀,都刺在心脏处。
李成文痛不欲生,妻子、女儿死了,少爷、小姐也死了,我活着怎向董将军交待,他打算挥刀自刎了。
就在他举起单刀的一瞬间,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就这么死了,不划算,我应该找到董将军,将他家的不幸告诉他,然后留在将军身边,和将军一道杀敌,为妻子、女儿、少爷、小姐报仇。
董戡听完这些,泪如雨下:“成文呀,你是好样的,不愧为我董戡的管家,听我的话,逃生去吧,你不是军人,用不着战死了!”
“不,小人现在是军人,是将军您的亲兵,不杀尽那些禽兽,小人死不瞑目。”李成文哭道。
李成文随着董戡一道来到北门,投入了战斗。一大队金兵围了过来,把董戡、李成文困在核心。
董戡双戟一错杀入敌阵,手起处右手戟刺向一名离他最近的金兵,锋利的画戟,刺透了敌人衣甲,董戡顺势右手一挑,金兵扑地便倒。
董戡左手戟格开敌人攻来的两把弯刀,顺势一扫,画戟的刃,像刀一样砍在一名金兵的颈项上,金兵的颈项顿时砍断了一半,颈动脉喷出一条血箭,金兵倒了下去,眼看不得活了。
董戡在砍倒一名金兵的同时,右手戟刺向了一名金将,那名金将挥刀招架,董戡一转身,左手戟刺向了一名打算偷袭他的金将,金将挥枪来格画戟,董戡右手戟却飞快地用戟眼锁住了他的长枪,在敌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左手戟快似闪电,刺入敌人的胸膛。
那名操刀上的金将,见同伴被杀,便实施偷袭,企图杀宋将一个措手不及,他抛出了手中的弯刀,将它当作投枪。
好个董戡,见敌人近距离抛来的单刀,举戟招架已来不及了,从一耸身飞了起来,穹刀从他的脚下飞过,却刺进一名金兵的胸部。
董戡人在空中,双足尚未着地,手中画戟分击敌人,左手戟当棍使用砸在抛刀的金将头上,画戟力逾千斤,击破他的军帽,砸碎了他的脑袋。他右手戟横扫,击在两名金兵的身上,顿时一死一伤。
董戡在激战之中,李成文也奋力杀敌,他的单刀下已有多名金兵躺下了,由于敌人太多,且越来越多,李成文被冲散了,他远远地离开了董戡,只得独自拼命了。
董戡苦战中杀敌无数,耶奇不儿又调来了投枪队,以对付这持双戟勇不可挡的宋将。
投枪队一出现,围攻董戡的金兵纷绘后退,董戡远远看到一群手持投枪的金兵冲过来了,董戡实战经验丰富,他深知此时最安全的是近身肉搏,是主动进攻。
董戡手持双戟,紧挨着金兵,几个起落杀入敌人的投枪队中,金兵的投枪队,平时只训练抛掷投枪,从未练过近身肉搏,这一下他们的末日到了。
耶奇不儿远远地看到宋将杀入投枪队中,他大惊失色,急传令让投枪队撤退,立即退出战斗。
但来时容易,去时难,投枪队想逃,已无法逃走了,董戡和他的双戟如影随形,你退到哪,他跟到哪,两支画戟上下翻飞,随着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投枪队员纷纷倒地,他们手中的投枪连同他们自己都成废物了。
耶奇不儿的投枪队能逃脱覆灭的命运吗?
朱升2019、6、12

175作者.jpg
支持蕲春论坛,做蕲春建设的促进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