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蕲春论坛

蕲春大小事 感谢有你
占据蕲春微封面,亮出自己的品牌!
微信公众号:蕲春论坛官网 每天一期好信息。
小微亦可成就大爱..
微信公众号:hbqccom 专为蕲春人服务的微信早报!

我参加了重庆号巡洋舰起义

2010-11-9 18:07| 发布者: 笑春风| 查看: 4930| 评论: 0|原作者: 朱连峰|来自: 《蕲春文化研究》

 

年轻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 朱连峰

 

194811月,我从台湾高雄海军学校毕业,分到上海海军基地实习,一个月后上了“重庆号”巡洋舰。上舰后,我们了解到该舰原属英国皇家海军,原名叫“阿罗拉”号,排水量7500吨,功率64000马力,火炮24门,航速32海里,是当时世界上少有的几艘现代化军舰之一。它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立下赫赫战功,被纳粹军人称之为“银色怪物”。1945年,英国政府为了补偿在二战中征用中国商船的损失,决定把它送给中国,并于19485月在英国朴次茅斯军港举行了盛大的交接仪式。中国国民党政府任命邓兆祥为舰长,由他率团驾驶该建于当年8月驶抵上海。抵港后,蒋介石带着海军司令桂永清登舰训过话,以显示国民党政府对它的重视。

我上舰后被分到枪炮班,带班的军士叫于家欣,是从英国培训回来的,对我们很关心。顺便说一句,我们这艘军舰的兵员构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中国政府于1946年在上海、重庆征召的学士兵,送到英国皇家海军培训后随舰回国的,称为老兵,有400人之多。另一部分是从台湾高雄海军学校毕业的40人和从江阴海军学校毕业的100人,称为新兵。我是属于第二部分的,所以学习很刻苦。我学习的科目是导弹原理和声纳技术,以及观察目测等,在这方面老兵毕重远很内行,他经常是手把手地教,口对口地讲,休息时还与我们拉家常,给书我看。我和毕重远接触多了,才知道他与我同年生,都是19岁。他是1945年征召到英国海军学院学习的,当年只有16岁,是老兵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由于他有这样的经历,新兵对他很有信任感。1949217日,军舰领命驶过黄浦江,据说是上海警备司令汤恩伯和市长吴国桢的意见,要让市民看看,有大兵舰保卫大上海,城防万无一失。我们当时的心情很复杂,因为在这之前,“重庆号”参加过葫芦岛保卫战,老兵说刚开始时还有信心,认为参加过二战的英雄舰还对付不了共产党那几条破枪?但是到葫芦岛一看,顿时就傻了眼,国民党部队溃不成军地往海上逃,枪往水里丢,就感到蒋军大势已去,不是几艘战舰能扭转得了的,所以每个人都在考虑着怎么办。这时共军已把上海围得铁桶一般,大家最耽心的是蒋介石命令军舰去接国民党要员往台湾开,拉我们去当炮灰,这样就与家里人永别了,所以谁也不好讲什么,脸上和天空一样地阴沉着。

军舰从黄浦江驶出在吴淞口抛锚,然后加油,上水,补充弹药,接着上来两位引水员,拿着地图与舰长和副舰长密划着。当时我们知道舰长邓兆祥是个很正派的军官,1923年到1929年任北洋海军副舰长,1930年到1934年在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校学习,经验丰富,技术谙熟,还会多国语言,在士兵中极有威望,但由于不是蒋氏嫡系,军衔始终也提不上来,担任中国最大的巡洋舰舰长只是个上校,而毛人凤派来任副舰长的军统特务牟秉钊军衔还比他高。牟秉钊上舰后颐指气使,大有取代之势,怎奈他的技术和素质都不行,加之邓兆祥不吃特务那一套,牟秉钊的败势就很明显。没过多久,蒋介石令桂永清派督战处长来准备接替舰长一职。

以上这些都是发生在春节前后的事,正所谓:岸上战事频仍,舰上人心惶惶。一些中下级军官看到这个情况,三五成群地议论着,士兵也在交头接耳,询问军舰装了这么多物资和弹药要往哪里开?督战处长是来干什么的?总之,表面看似沉静的军舰其实很不平静,我们在心里猜测着将有大事要发生。

果不其然,223日凌晨,有人看见督战处长将副舰长送到船舷旁,耳语一番后,让他乘小艇上了岸,岸上有吉普车很快将他接走了。督战处长回舱后显得很急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时找军官来谈话,可是军官都躲着他。这时毕重远等几个老兵活动得更频繁了,常到我们枪炮班来与于家欣嘀咕。224日晚8点到12点,是我值班,于家欣带队,安排我值舰首。江面上风很大,舰首两盏探照灯雪柱一样朝江面和岸上横扫去,我按规定瞪大眼睛四面巡视,发现情况就报告,情况紧急时就鸣枪。那时我虽年轻,身体也还算健,但是经不住长时间的江风吹,手脚冻木了,只好在甲板上不停地走动。到了11点半,于家欣来喊我,说可以进舱暖一会,我随他来到雷达室,把枪放在门口走进去,发现另两个值班兵也来了,在内面烤电炉吃东西,正津津有味呢,这样我就不用耽心了。雷达室很小,只有两个平方米,我们把身子烤暖和了就出来,发现枪不见了,于家欣说是他叫人收起来的,现在没你们的事,都回舱睡觉去。还嘱咐我们不要到餐厅去吃夜宵,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走出舱。我们莫名其妙地答应知道。

我回舱后很快睡着了。凌晨3点左右,听到轮机发动的声音和启锚声,接着还听见广播响,一切显得极不正常。我和舱里的士兵坐起来,竖起耳朵听,广播正在播《重庆号军舰士兵解放委员会告全体官兵书》,宣布起义了,脱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军舰要开到解放区去。还宣布所有官兵如果拥护起义就接受该委员会派到各舱的成员来登记,听从委员会的指挥,不赞成起义的只要不反抗就保证其安全,但是要集中到一处,如果出现大规模动乱,全体官兵就要与军舰同归于尽了。也许是最后一句话把大家吓住了,我们悄悄议论要听指挥,不能搞动乱。接着听到邓兆祥舰长赞成起义的声音。至此,我们的心里踏实了,热血也跟着沸腾起来。

凌晨时刻进行了登记,全舰包括督战处长在内只有6个人不赞成起义,士兵委员会就把他们集中到一个舱里关起来,给吃给喝,不虐待他们,到了解放区后就将他们释放了。此是后话。

225日上午8时,我领受任务到后甲板了望,这是我第一次为革命站岗,有种神圣感。事后我们了解到,士兵解放委员会一共才27人,为首者是毕重远,他是起义队伍中唯一的共产党员,入党时还只15岁,奉命打入海军派往英国学习,回国后联络了汤博文、陈鸿源、王洛、王颐桢、于家欣等骨干成员,利用蒋介石想换下邓兆祥舰长的矛盾和广大士兵害怕到台湾去当炮灰的心理,发动起义,先控制弹药库和枪械室,接着控制督战处长,从他身上搜出撤销邓兆祥舰长和委任他为舰长的命令,这样争取到邓兆祥的支持,起义进展顺利。

225日全天,军舰经过高速航行脱离了蒋管区,仅在下午经过青岛港时才紧张一阵子,因为青岛港停泊着十几艘美国军舰,我们作好战斗准备,只要美国军舰一开火我们就还击,来个鱼死网破。也许是国民党还未获得重庆舰起义的消息,也许是美国政府不愿卷入,这些美国军舰没作任何反应,我们大摇大摆地通过了,次日上午抵达烟台港近水域,扯下青天白日旗,升起白底红星的起义旗。此时烟台已经解放了,解放军看见一艘大军舰从南边驶过来,炮口摇起来,瞄准了。此时只见毕重远站在舰首打旗语:“我是中共党员毕重远,重庆舰起义了军舰,请派人来联系。”岸上也打来旗语:“毕重远和舰长请上岸,军舰原地抛锚。”小艇将邓兆祥和毕重远送到岸上,过不多久,烟台军管会派人前来看望,送来了许多慰问品。傍晚,邓兆祥舰长和毕重远回来后宣布说:“起义成功了。”并说,重庆舰起义的消息马上就会传遍全世界。

我们在烟台港休整了几天,32日上午出现飞机,无线电联系回答是民航机才没打。翌日又飞来三架轰炸机,军舰炮击,轰炸机不敢恋战,丢下几颗炸弹飞走了。傍晚我们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开往葫芦岛隐蔽,用松枝将舰体伪装起来,驻军还调来一个高炮团协助护舰。做好这些工作后,邓兆祥舰长率领我们574名起义官兵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发致敬电。35日,辽西军区司令员朱军率团来慰问,宣布了军委总部关于邓兆祥担任“重庆号”巡洋舰舰长和任克加担任政委的命令,朱军留在舰上协助一段时间的工作。不几天,东北行政首长李富春、伍修权等来视察,带来了东北鲁艺文工团演出歌剧《白毛女》,全体官兵席地而坐,我们感觉回到人民中间,心情特别好。

 

“重庆号”巡洋舰

 

317日发现了敌人的侦察机,次日敌机开始轮番轰炸,舰上的火炮和防空阵地上的高炮进行还击,当时我在后炮塔上,担负侦察任务,拿着望远镜紧盯着天空,发现了敌机就报告高度和方位,火炮不时喷射出一团团火焰,致使敌机不敢飞临军舰上空,炸弹都扔到海里和岸上,海水被炸得一片黑黄,岸上的铁轨也炸成麻花状,看来蒋介石下了死命令,非要炸沉“重庆号”不可,让这艘中国最大的军舰他得不到也不能让共军得到。

敌机轰炸了一整天未得逞。第二天改变了策略,以高空轰炸机作掩护,另派机群贴着海面飞来,避开舰上雷达,临近军舰时再爬高,让我们猝不及防,一颗炸弹落在舰尾右舷,炸开一个大洞,6位战友倒下了,另有十几人受伤,我方猛烈还击。第一轮轰炸结束后,下午又来第二轮,电缆被炸断,舰上的大小火炮全哑了,只靠岸上的高射炮作掩护,所幸这时天已全黑,敌机找不到目标,我们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是夜,朱军司令员请示上级,得到“沉舰保人”的命令,据说这是毛主席的指示,舰上500多名官兵是人民海军的宝贝。这样,全体官兵紧急拆卸装备和弹药,打开船底阀门,让海水灌进来,将军舰沉到葫芦岛附近的海域,人员转移到安全地带,敌机失去目标就不再轰炸。326日,贺龙率团来慰问,向我们宣读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签名的慰问电,电报上说:“你们的起义,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及其主人美帝国主义已经日暮途穷,他们可以炸毁一艘‘重庆号’,但是他们不能阻止更多的军舰将随你们而来,更多的军舰、飞机和陆军部队将要起义,站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方面……你们要做中国人民海军建设的先锋。”毛主席、朱总司令的慰问电给了我们极大鼓舞,随即欢庆胜利,通宵达旦。53日,我们领命前往丹东参加筹建海军学校,在那里接受教育,主要是政治学习,8个月后分配工作,我留在学校当教官,为培养中国人民海军尽了绵薄之力。老舰长邓兆祥1955年授少将衔,198112月任海军副司令员,1983年到1998年连续三届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至逝世,享年95岁。老舰长为中国人民海防事业作出的贡献载入史册,毕重远的“孤胆英雄”事迹也被写进海军志。我于1955年转业回到家乡当教师。

最新评论

qq
返回顶部